文章列表
更多
详细内容

大学it专业有哪些、全球it专业大学排名

时间:2018-09-30     作者:职业教育网【原创】   阅读

    目前大多數高校開設的電競專業以校企合作為主要形式,大多數專業不以培養電競選手為主要目標。


    近日,上海體育學院等多所高校迎來首批電競專業的新生。自2016年教育部發佈《關於做好2017年高等職業學校擬招生專業申報工作的通知》,在體育類中增補“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以來,已有不少於20所高校先後開設電子競技專業,引來不少學生躍躍欲試。目前高校如何開展電競教育?電競人才培養面臨哪些問題?這些電競專業的畢業生能否獲得人才市場的認可?


    “我們這個專業不是打遊戲的,目前主要以學習理論知識為主。在電競遊戲解析課上,我們小組對英雄聯盟遊戲中存在的問題進行調研並設計解決方案,比如通過關鍵詞監測系統、解決玩家溝通不和諧等問題。”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電子競技分析專業大二學生小君(化名)説。據了解,中國傳媒大學南廣學院于2017年開設電競本科專業,與電競企業合作培養電子競技數據分析、賽事組織管理、電子競技節目製作等方向的人才。


    記者梳理髮現,目前大多數高校開設的電競專業不以培養電競選手為目標,而是培養産業需要的各類專業人才。


    此外,校企合作是高校目前開展電競教育的普遍方式,四川電影電視學院、上海戲劇學院等都分別與當地電競教育培訓企業建立了合作。超競教育CEO邱基堂認為,通過校企合作,高校能夠以較低的成本開設電競專業並快速開始招生。“我們主要為高校提供人才培養模式和課程設計服務,並且提供與其匹配的教材、講師等資源以及就業推薦通道。”邱基堂表示,現在有越來越多的高校表達出合作意向,不同院校的需求略有不同。“高職院校主要希望開設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專業,本科院校希望在原先專業的基礎上發展電競方向,明年將會迎來爆發期。”


    根據自身的專業優勢,不同高校的電競教育也呈現不同的特色。比如,上海體育學院在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增加電子競技解説方向,上海戲劇學院開設了電子競技舞臺設計方向等。邱基堂認為:“電競教育不是大而全,不是灌輸電競産業概論和電競發展史,而是要根據電競産業的不同崗位來安排。如需要培養電競營銷策劃類人才,可結合傳統的市場營銷專業,並匹配一些電競方面的課程等。”


    上海體育學院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負責人朱俊河介紹,電競解説方向的教學和訓練體系是建立在學校現有的體育解説訓練模式上,第一學年以傳統的基礎課程為主,如語音發聲、節目主持等。在他看來,雖然電競是新鮮事物,但對於解説的認知、如何準備、解説水平如何評判、如何練習等,學校已經積累了大量教學經驗。然而,朱俊河也坦言:“高校電競教育剛剛起步,需要在實踐中不斷調整。”


    目前,在師資、課程、社會輿論等多個方面,高校電競教育都面臨不小的挑戰。首先,師資問題亟待解決。在開設電競專業前,朱俊河對遊戲沒有太多接觸,他認為,教師需要通過電競實體公司溝通合作,對電競進一步研究和體驗進行“充電”。而若引進一線電競從業者做講師則會面臨教學能力不足等問題。小君告訴記者,學校曾請來戰隊教練員授課,讓學生了解了電競産業的真實情況。但是他們經常以講故事為主,缺乏對知識點的闡述和提煉,很多同學可能聽完就忘了,難以形成知識體系。


    北京大學信息科學技術學院副教授陳江曾開設公選課《電子遊戲通論》,在他看來,課程內容的設定是最大的難點。“一般一門課會有教科書、參考書,但是電競課程缺乏這些資源,我只能自己蒐集資料去‘湊滿’教學內容。”隨著高校電競專業的發展,相關教材體系也在逐步搭建、完善。2017年,四川大學電競課題組和英雄聯盟電競部聯合出品《電競解説概論》,並被列入四川大學藝術學院教材。


    此外,社會輿論壓力也是高校電競教育面臨的問題,遊戲常常被稱為“電子海洛因”,不少家長不支持孩子報考電競專業,認為高校開設相關課程樹立了“不良風向標”。


    除了這些挑戰,邱基堂認為,最核心的問題是行業標準缺乏導致的教學標準缺失。“電競産業在短短幾年內發展到巨大的規模,缺乏體系化的經驗總結,對於電競行業的崗位職責和相關人才培養標準不明確。”比如,電競行業的裁判都不是“持證上崗”的,電競俱樂部許多崗位更是“身兼多職”,沒有明確的職責劃分。因此,需要聯合頭部企業樹立行業標準,聯合高校建立教學標準。“目前標準的缺失加之電競教育企業良莠不齊,課程內容和資源缺乏保障,導致部分學校與企業的合作最後出現了問題。”


    朱俊河(上海體育學院播音與主持藝術專業負責人):電競發展迅猛,影響廣泛,即使是作為教育課題都應該去研究,而不應只將它視為休閒消遣的工具。每個年齡段應該怎麼去玩遊戲?哪些人應該從事電子競技?高校有責任去進行研究和引領,比如培養解説人才,讓電競解説起到正面的引導作用。同時,高校電競教育應該謹慎推進,如果理論上沒有論證清楚,實踐上缺乏方法,對教育是不負責任。上海體育學院原本希望成立電競學院,但是基於教學力量和已有的教學經驗考慮,暫時沒有鋪開,而是先以解説方向試水。


    在電競專業的教學中,高校也要引導學生分清楚學習和娛樂。即使需要學生進行遊戲操作,也要帶有學習性。上海體育學院還計劃引入競爭機制,建立電競解説晉級體系,讓解説能力優秀的同學獲得更好的實踐機會。


    邱基堂(超競教育CEO):電競行業缺乏人才,伽馬數據發佈的《2017年1-3月中國電競産業報告》顯示,電競産業人才缺口是26萬,從業人員只有5萬。長遠來看電競人才面臨短缺。


    現階段,電競教育有學歷教育和職業培訓兩種。電競學歷教育要培養學生的綜合能力和可持續發展能力,除了電競行業專業技能知識外,還需要學科基礎理論和素質修養,一般由高校教師和具有一線從業經驗的老師共同授課;而短期電競培訓課程以就業為導向,追求實用和速成,課程以實踐為主,師資來源於一線,希望教學內容能夠直接對工作有指導作用。


×